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2018世界杯博

导购

旗下栏目: 新车 导购 行情 养护

整容乱象②|假药销售链:美博会推销、培训班分销、网络叫卖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cxvb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2-07
摘要:百份判决书描绘出一条销售假药的完整链条:有人批量生产后,去各地的美容博览会上推销,微整形培训班招收学员并向学员销售假药,微信、贴吧仍有不少推销假药的广

网上大部分广告都以药物图片为背景,附上微信号和广告词。

澎湃新闻()搜集到的99份涉微整形行业生产、销售假药的裁判文书,涉及96起刑事案件。经统计,除2起生产、销售假药案,剩余案件均未染指假药的生产过程,涉案人员从上家进货,再加价售出。

这近百份判决书描绘出一条销售假药的完整链条:有人批量生产后,去各地的美容博览会上推销,有组织却无任何医疗美容资质的微整形机构大量买入后,再销售给顾客。假药在微整形培训班扩散——他们招收学员,再将假药卖给学员,学员再卖给下家,基本都在“线上”交易。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微信朋友圈及百度贴吧成为众多微整形机构的宣传、售卖平台。澎湃新闻先后仔细翻阅“微整形”贴吧、“微整形针剂”贴吧和“微整形培训”贴吧内容,发现其中充斥着大量违规售卖未经国家批准进口的微整形产品的广告,还有大批各地工作室、培训班的宣传,绝大多数只留下一个微信号供联系。

澎湃新闻先后联系了其中3个针剂卖家、5所培训机构,发现这些机构或个人不仅出售国家批准使用的微整形药物,还出售未经批准使用应按照假药论处的药物,如未经允许进口的其他品牌肉毒素、玻尿酸、溶脂针、美白针等,有卖家称出售均为快递寄出,“就算你是十万的单子也不可能当面给你啊,钓鱼执法懂不?”

美容博览会成假药集散地

上述96起案件中,仅有2起生产、销售假药案,均于2015年判决,且两案被告人及同伙人数众多,存在细致的分工及完整的生产链条。其中一起案件未提及涉案金额,另一起案件销售金额达230万余元。

2015年3月由河北省沧州新华区法院判决的案件中,被告人将假药更换药瓶、粘贴标签后,分两种途径进行贩卖。一方面,被告人雇佣数名员工,让他们打电话帮助推销假药,给销售利润的百分之二十作为提成;另一方面,被告人参加各地的美容博览会,在美容博览会上销售假药。法院查明,卖出的假药流向全国各地的6个美容整形机构,最终被作为微整形针剂为受害人注射。

据公开资料,美容博览会常在各大省会城市举行,吸引全国各地的美容药品和器械经销商、整形医院、美容院等参加。

美博会上有假药销售,已有多家媒体进行过报道。2014年8月,法制日报刊发报道《美博会成假仿美容药品集散地》,该报道称“犯罪嫌疑人均通过在各地举办的美容博览会相识,并相互勾结逐步发展出一个庞大的制假售假网络。……本应成为行业交流平台的美容博览会,反倒为犯罪分子提供了犯罪温床。”

微整培训班:5天速成,向学员分销假药

上述案例中,除少部分直接生产假药的黑作坊,大多数不法分子在无资质的情况下,开设微整形工作室、培训班,用以销售、注射微整形假药。

这96起案例中,查出销售假药的整形美容机构多达42个,其中注明有资质的2家,其余均为在出租房、写字楼、住宅楼中开设的如“微整形工作室”、“培训班”等私人美容整形机构,裁判文书中明确标注无任何资质的有30家。

其中,10起案例提及各类“微整培训班”,它们在假药分销链条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公开招生并赚取学费,在培训过程中向学员推销假药,学员们购入后再通过个人渠道售卖、注射。

此前,一家名为“德丽注射微整形培训班”的违法培训机构被查处,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法院于2016年10月24日做出的判决书显示,2012年底,两名被告人合伙在香港注册“香港德丽美容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主要业务是培训,在深圳某酒店内开展,为期4天。每期培训的最后一天,学校会把其使用的微信号给学员公布,学员需要就会联系上述微信,学校通过微信解答购买微整形产品的相关咨询、告知价格。

2015年1月,一家名为“琪微整形培训机构”涉销售假药被警方捣毁。2015年年底至2016年初,浙江省嘉善县法院陆续对该案12名被告人进行了审判,这也是上述案例中涉案人数最多的销售假药案。判决书显示,该培训机构专门雇佣培训师和销售、后勤人员。培训师负责假药产品介绍及采购;市场销售负责采购、课程推销、招揽客户;后勤负责假药管理与发货。

澎湃新闻先后联系了5个在百度“微整形培训吧”中宣传招生的培训班,与判决书所披露的过程相似,经咨询,培训班价格4800-8300不等,课程可选微整形针剂注射班、双眼皮班,课时均为5-7天。而具体的课程项目中,大多包含未获批准的整形药物如溶脂针和美白针注的射技巧。5个培训机构均表示,毕业之后可以向学员提供“货源”,并表示“直接国外进口,用了肯定没问题”。

个人微信私下交易,酒店房间注射假药

除上述两种销售渠道外,还有一类人处于假药销售链条的最末端——他们没有工作室、不批量生产,只从不明渠道的上家买入有限数量的微整形产品,利用网络渠道进行贩卖,与买家沟通好时间、地点,然后面对面交易并注射。

这96起案件中,37起销售、注射假药地点为酒店房间、私人住所或办公室,其中35起案件被告人利用微信朋友圈、QQ、陌陌等网络平台交易,有18起案件的被告人正是上述地址销售、注射假药时,直接被公安机关抓获。

如今,仍有人疑似通过网络渠道售卖假药。澎湃新闻在百度“微整形针剂”贴吧中随机选取了三个兜售针剂的广告,并以买家身份分别添加广告上留的微信号。咨询后发现,卖家不仅出售国家批准使用的微整形药物,还出售未经批准使用应按照假药论处的药物,如未经允许进口的其他品牌肉毒素、玻尿酸,和溶脂针、美白针,对方称,下单后均使用快递寄出。

对于药品来源,他们均表示“直接从国外进口的正品,放心用”。而从卖家发在朋友圈、以及私信澎湃新闻记者的针剂药品照片来看,其外包装上均无国家食药监的批准文号,多数药物外包装无中文。

对于“为何没有药监局批号”的质疑,一卖家反问“人家欧洲产的产品是不是还不如国内卖的安全?”

这些卖家所卖同样药物的差价巨大,有些药物的报价甚至有3倍之差,某未经许可批准进口的美白针有人卖4000元,有人只卖1150元。一位出价最低的卖家,自称“日韩的厂家渠道,药房合作”,且全国设有仓库,“囤货在河南,欧货在其他地方,南光(美白针)在福建”。

他拒绝了澎湃新闻记者当面交易的要求,并称“就算你是十万的单子也不可能当面给你啊,钓鱼执法懂不?”
责任编辑:cxvb

E街风时尚网 五月天娱乐网 美丽女性网 红粉女性网 健康吧养生网 中国彩虹热线